中國農藥企業大聯合——未來十年中國農藥企業共同麵臨的十大挑戰和機遇

2018年7月16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中國上半年主要經濟數據,上半年中國GDP同比增長6.8%,雖不及幾年前10%左右的增長率,但中國經濟依然保持著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其中化工行業最有切實感受,今年的增長率可還是基於史上最嚴的環保壓力,工農業產業轉型升級這些限製因素而取得的成績,已然是非常不錯的數字了。隨著各行業的轉型升級,中國企業未來在國際市場上也將變得更加有競爭力。

在中國經濟連續二十幾年飛速發展的大背景下,中國社會形態以及公眾的意識層麵也在悄無聲息的發生著巨大的變化。而這些變化對於中國工業和農業企業,乃至所有企業家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企業負責人隻有充分的理解和感受到社會的變化,才能製定出切實有效的發展方針,從而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在筆者看來,目前中國社會最主要的變化在於:

  1. 公眾的安全意識和環保意識的提升;
  2. 公眾對於輿論的關注度的提升;
  3. 公眾對於社會公平公正的追求;
  4. 公眾對於產品質量,服務質量的需求變大;
  5. 公眾對於品牌的依賴度變大;
  6. 新生代的消費觀念的變化;
  7. 新生代對於資本追求目標的降低。

以上的中國社會的變化和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也是非常一致的,並且也是中國社會經濟發展階段必然存在和發生的。而且不是獨立存在,是有相互關聯性的,同時還在不停變化的。例如公眾對於安全的需求,對於社會公平公正的追求直接會影響社會重要新聞的輿論走勢。很多不良人士也利用這種心理需求製造恐慌,製造假新聞影響輿論導向,網絡上甚至出現很多“五毛黨”,一條評論或轉發獎勵5毛錢,對於這些不良企業,甚至在發國難財的個人,對此行為就不做過激評論了。希望的是不要影響到我們現階段非常不容易的中國化工和農藥製造業。

而以上所提的社會形態和公眾的意識變化本身也是在不斷變化的,可能幾十年之後公眾的需求又截然不同了,當絕大部分人民不再為生理,安全,歸屬和尊重層麵而去擔憂的那一天到來的時候,那麼人民的追求就會更加偏向自我價值的實現了,那時候的中國將會更加符合我們所持之以恒追求的共產主義社會的形態。而對於這些社會形態和人民意識的變化,我們政府也是有充分認識的,也做了很多積極的引導和支持應對工作,以此讓目前中國社會的轉變變得更加順應民意。

這些不停變化的社會形態和人民意識,對中國工業和農業企業來講是挑戰也是機遇。周易有雲:“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隻有“變”才能 “通”,隻有“通”才能長“久”生存。當然“變”本身就是一種風險,變也可能不通,因此周易也重點強調了“窮”字。此處窮不是貧窮的意思,而是事物到了極限的意思,因此企業負責人也應該好好評估內部生產管理和外部環境情況是否到了必變不可的階段,以達到“變”即“通”。

基於以上所提到的7個變化需求,結合中國農藥企業發展現狀,筆者總結出未來十年中國農藥企業將共同麵對的十大挑戰和機遇。麵對這些挑戰和機遇,中國農藥企業應更加注重聯合,抱團取暖,以致達到共同發展,共同提高之目的。筆者希望在未來十年裏和農藥企業一起努力,真正助力中國農藥企業走向更高的台階。

第一大挑戰和機遇:產品安全和環保

中國經濟發展迅速,現在的中國家庭普遍已實現小康生活,當吃飽穿暖等生理需求已滿足之後,公眾對於安全和環保的需求將更加明顯和激昂。食品安全、食品包裝材料安全、藥品安全、化妝品安全、農藥使用和運輸安全等等,一旦產品安全出現重大事故,必將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相關涉事企業和個人也將付出慘重的代價。對於這類事件一旦處理不當,嚴重的甚至會影響公眾信心以及社會的安全穩定。因此政府的態度是非常堅決的,對於這類事件絕不姑息,從嚴從重處罰。最近發生的長生疫苗事件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在農藥行業百草枯在中國被禁限用的原因也非常有代表性。環保方麵亦是如此,霧霾汙染、土壤地下水汙染、河流汙染、植被破壞等問題也是事關發展,牽係民生的重要議題。

從去年到今年,政府對於農藥企業的產品安全和環保要求可以說是達到了史上最嚴格的管控時期,環保嚴監管成為新常態,各地化工和農藥企業普遍受到了停產限產、遷址等影響,這也導致了化工原料、原藥、製劑的價格水漲船高。值得慶幸的是,2017年海外市場去庫存過程結束,農藥需求出現了大幅增長,因此這兩年隻要有貨源的企業都實現了不錯的盈利。從2017年披露的上市農藥公司業績來看,很多大型農藥企業例如紅太陽、諾普信、輝豐股份、雅本化學、江山股份、新安化工等利潤增幅甚至超過了100%。然而在這麼良好的市場需求下,仍舊有幾十家規模小、技術落後的農藥企業仍然處於虧損狀態。非常明確的信號是以依靠“一方水土養一方企業”的環境紅利已經不複存在了,環保方麵,中國農藥企業已到了必變不可的地步。

目前中國農藥企業在生產上麵臨的環保挑戰是:廢棄物處置。廢棄物處置包含未發生反應的原料和副產物、廢氣廢水、特殊汙染因子的處理、包裝廢棄物回收等等。農藥原藥生產工藝過程相對較長,原料種類繁多,因此涉及的廢棄物就會比較多樣化。大部分的農藥原藥生產企業,其中包括專業廢棄物處置公司也都不一定能具備處理一些特殊汙染物的能力,因此農藥企業在這方麵的投入和成本也將是巨大的。特別是生產設備老舊和“三廢”處理技術欠缺的農藥企業將麵臨巨大的改變。

農藥企業除了在生產上麵臨著挑戰之外,在法規各種文件許可以及農藥登記、銷售等環節也麵臨著很多要求。例如排汙許可、生產許可、入園許可、安全生產許可、新條例下的農藥登記、農藥包裝及二維碼追溯係統等等,也將讓農藥企業麵臨更高的投入。

麵對越來越多的限製條件,中國農藥企業的聯合已經拉開了序幕,兼並重組以實現大聯合,淘汰落後產能和淘汰缺乏競爭力的農藥小廠,這也是政府所倡議和支持的。完成兼並重組,逐步實現連續化、自動化和設備大型化生產,一旦農藥企業能真正轉型成功,隨之而來的將是更強的競爭力和更多的市場機遇。當然這些競爭力和機遇的背後,是無數資金、人力、物力上的投入和支持,光靠一家農藥企業是非常困難的,因此農藥企業的聯合是大勢所趨。

在實現了轉型升級後,中國農藥企業還應學會處理輿論影響,特別是涉及到自身企業不利的新聞消息時應及時有效的進行反饋和處理。現階段由於媒體種類較多,很多都成為發布假消息的幫凶,傳播速度相當快。就像這次長生事件,“張凱律師事件”那篇文章輿論的導向和變化也是一天一變。因此一旦有不利於農藥企業自身的信息應當及時應對和處理,農藥有規模的企業應當配備足夠的公關團隊,隨時關注這類的訊息。而這些訊息的傳遞媒介很多都是新生代的產物,因此建議公司管理層應該具有那種對新媒體非常熟悉的80後甚至90後決策性人才。而且在國外市場推廣的時候,也應注意這方麵輿論情況,時刻關注自身的形象包裝,輿論的力量是巨大的,也是可怕的,一旦處置不好,將會造成巨大的損失。

第二大挑戰和機遇:製劑服務業

中國農藥製劑企業在目前的大環境下生存也是比較艱苦的,一方麵同樣麵臨著環保壓力,另一方麵還要麵臨原藥,中間體,助劑等原材料的緊缺以及價格上漲。目前大部分的中國農藥製劑企業主打的還是價格優勢,然而在另一個亞洲農藥加工大國印度,大部分的原藥從中國購買,在印度加工成製劑後在國際市場上和中國製劑公司進行價格戰。通過這種方式,印度農藥企業發展也非常迅速,成為了中國製劑企業在國際市場上的一個主要競爭對手。對此,中國農藥行業應當做些什麼?除了政府和行業協會積極的做一些協調、引導和控製之外,農藥企業之間也應當加強溝通,實現拳頭先一致對外。

然而很多業內做實體的朋友都有抱怨,中國人不團結,一開始商議好的聯合,第二天就有人背著群體去以更低的價格爭搶客戶,再到最後就演變成價格戰。在更高端的歐美市場又沒有自有品牌銷售的機會,所以到了最後低端市場就拚的你死我活了。這種現象導致了同行之間都無法掙到錢,可能在短期內剛進入市場的時候有一定的優勢,但後期大家都進入這個市場的時候就沒有利潤可言了,反而便宜了當地的經銷商和農民。因此同行之間的關係非常微妙,麵和心不和。筆者認為,究其原因還在於中國農藥企業自身發展的問題,每個企業都希望能夠生存下去,都很不容易,實際上這種形象也都是可以理解的。而實現差異化發展將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途徑,當然差異化發展到極致也將打破市場經濟規則,經濟中的那隻有形的手(人為的宏觀調控)將會占據更加主導地位。這不一定就是壞事,最終以共產經濟和共享經濟思維來解決如上問題,當然這種共產和共享也需要借助農藥登記這個工具來實現,並且在近十年內也是有一些局限性的。這也是我們後續將要討論的第九大挑戰:產品差異化發展,在此不做贅述。

中國農藥企業目前主要還是依靠價格優勢博得國外市場,但並不是企業長久發展的好方法,一旦價格優勢被打破,那中國農藥製劑可以依靠的是什麼呢?

答案就是製劑服務業。

營銷界有句很經典的話:“產品滿足了消費者的需求,服務決定了消費者的粘性”。目前中國種植大戶慢慢崛起,但個體農民還依然是種植主力。不過在十年之後這種現象可能就會發生根本性改變,現在普遍的年輕人都不太願意下田,甚至很多連水稻,小麥等等都無法區分開來。中國農業發展未來將會更多的依靠種植大戶,十年之後必定慢慢靠近歐美的種植形式。到那時候農藥製劑企業如果還是僅僅依靠現有模式,僅僅取得農村經銷社的合作將是很大的風險,農藥製劑企業應做好充足的準備。

龍燈環球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劉學軍副總裁在2017年第九屆中國農藥高峰論壇(福華論壇)上的演講非常好:“企業要想直接服務到農民,首先就要考慮渠道問題,農化服務對渠道的依賴非常強;二是企業一定要有技術作為支撐,以大量實驗為基礎,掌握核心的服務技術;三是服務團隊必須是專業的,必須比種植者更了解作物,這樣才能真正為種植者服務。”

那麼農藥製劑服務具體可以做的工作有哪些呢?

農民的種植教育服務、配套產品、農業貸款、金融協助、物流配套、創新技術的運用(比如精準施藥技術)、科學安全用藥培訓,包裝物回收等等,甚至做到最後可以提供農產品的經銷渠道服務等等。現今中國已進入互聯網時代,雖然對農藥在互聯網上的銷售有限製,但製劑農藥企業依然需要更多的運用互聯網,將農藥配套的一些產品和服務可以更加有效的使用起來。

當然以上的服務要是能夠自己獨立並且很好的運行一半以上,農藥製劑企業所需的資金,人力和物力也是非常巨大的。當然現階段已出現了很多獨立的服務公司可以提供以上的大部分所提到的服務,比如很多農業學校長期在舉辦農民種植服務教育,三農物流服務公司等等。筆者認為農藥製劑企業應當更多的參與到這類的服務裏麵,從多層次和終端消費農民群體建立了信任,建立品牌影響力。當然如果製劑農藥企業也可以實現大聯合,這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一種選擇,比如共同組建一批專業人才,共同投入足夠的資金力量,占領某個特定的市場,以此創造擁有特色的發展道路。

第三大挑戰和機遇:農藥施藥方式

現階段中國農藥種植人員普遍還是采用的最老的施藥工具,手動或電動噴霧器。當然這也是主要由於中國現在農藥還是以個體戶種植為主的大環境,同時也有很多種植大戶也開始學習使用噴霧機,無人機噴灑,甚至航空施藥等等。這類新型施藥方式在歐美,南美,日本等國家都已普遍使用,長久趨勢來看在中國也將有廣大的市場。

而中國農藥企業也需要對新型施藥方式要有足夠的了解,特別是不同的施藥方式會不會影響到藥效,在人類健康風險評估上會不會有變化,對土壤、水生環境危害是否會有變化,自身的產品在新型施藥方式上是否會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等等。通過這些研究和準備工作,可以更加精準的規劃新產品的一些發展,規劃農藥登記計劃。準確定位到產品新的使用方式,對農藥企業來說也是一次較大的機遇。中國農藥企業應當多多關注新的施藥技術和施藥工具,可以和中國主要的技術服務商建立起長期合作。

未完待續:

由於內容較多,為便於讀者閱讀,將采用連載方式!

最後筆者想說:農藥企業負責人的決策一定要有“自知之明”,並且“量力而為”,切不可“亦步亦趨”,要做就要做到“變則通,通則久”。當然這也是“任重而道遠”的事情,不可急於求成。

作者:倉雲龍

betway88必威 農化部總經理

作者介紹:已從事法規登記和谘詢行業8年多,有非常豐富的化學品,農藥,消毒劑,食品包裝材料,化妝品等行業的法規谘詢經驗,在國內外創立並參與了多個聯合登記協作組,組建並參與task force,為國內外企業在法規應對上降低成本,促進交流,提高效率。

聯係方式:18698575856;

郵箱:

你目前位置:Home法規解讀中國農藥企業大聯合——未來十年中國農藥企業共同麵臨的十大挑戰和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