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C-HCF 2021:未來各國化學品可持續發展的方向在哪裏?

CRAC-HCF 歐盟REACH
2021年11月16日

11月8日,由betway88必威 及赫爾辛基化學品論壇聯合主辦的第十三屆全球化學品法規年度峰會暨赫爾辛基化學品論壇亞洲會議(CRAC-HCF 2021)正式開幕!

赫爾辛基化學品論壇第一天以“綠色化學與“氣候中和”目標”為主題,歐盟委員會(EC)REACH 部門副部長Otto Linher 先生作為主導人,邀請歐洲環境局Tatiana Santos女士,美國馬薩諸塞大學洛厄爾分校Joel Tickner先生,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龐廣廉先生,多角度、全方位分享所在國化學品前沿研究和最新實踐,共同探討化學品行業轉型的未來趨勢、重大挑戰和應對策略,現場幹貨滿滿,句句硬核!  

歐盟化學品可持續戰略目標

 Otto Linher 先生|歐盟委員會(EC)

“歐盟邀請全球夥伴聯合起來,一起對抗氣候變化、實現循環經濟和應對化學品風險。”

在應對化學品風險方麵,會通過《國際化學品管理戰略方針》(SAICM)來完成。

SAICM將會是歐盟的重要工具,用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化學品健全管理,與國際夥伴一起應對化學品風險,應對化學品對人體健康和環境帶來的影響。

未來還要促進聯合國GHS的更新,以應對新的化學危害;推廣共同標準和創新的風險評估工具,其中一項是在有可能的情況下,推動動物實驗替代。

歐盟還會對目前不具備化學品風險應對能力的國家進行能力建設及支持。

關於通往無毒環境的道路上我們能做什麼?

Tatiana Santos 女士|歐洲環境局

“我們迫切需要通過全球夥伴關係采取全球行動,適當地管理化學品風險,確保化學品安全可持續。”

我們應在全球範圍內製定透明原則、預防原則和汙染者買單原則。

我們需要承認化工行業需要深度轉型,推動經濟的去毒化和脫碳化,同時創造數百萬個穩定的工作崗位,從線性資源密集型的生產模式轉向更安全和更可持續的循環模式,尋求零汙染和零浪費,這是未來非常重要的模式之一。

不僅如此,化學工業要從問題的一部分,真正轉變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以及解決方案的提供者。

歐洲將承諾增加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能力建設。這非常重要,因為汙染不分國界。

並且有必要采取自下而上的方法,提高世界上所有國家的能力,真正確保對化學品問題進行適當的風險管理。

美國在全球可持續方麵做出了哪些努力?

Joel Tickner先生|美國馬薩諸塞大學洛厄爾分校

“化學工業是經濟和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重要貢獻者,但也是我們如今麵臨的三大危機(氣候危機、毒性危機和塑料危機)的中心。”

最近,美國環保署發布了氫氟碳化物HFC禁令,作為《蒙特利爾議定書》的《基加利修正案》的一部分。

關注在汙染影響方麵應對種族差異,我們稱之為環境公正。循環問題仍然隻到達了美國對話層麵,在從政策角度考慮循環性的問題上,可能比歐洲對話落後10年。

因此我們要加強實施《弗蘭克勞滕伯格21世紀化學物質安全法》,這部法規是對《有毒物質控製法》的修訂。我們還要努力加強資源預防汙染和對安全化學品的認同。

還有從國家層麵堅定承諾推進可持續化學。綠色化學和商務理事會(GC3)最近致力通過了一項國家法案,建立了一個國家聯邦協調計劃,這是世界上首個以推動可持續化學的投資、創新、研究和發展的法案,能夠真正鞏固和協調聯邦投資,推動研究、激勵和商業支持,在未來建立可持續化學。

中國化工行業的可持續發展

龐廣廉先生|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

“氫氣等新能源體係、生物質和低碳可再生燃料將會是未來發展的重點方向,生物化學行業將會呈現出更多新的機遇。”

2020年9月22日,習主席提出了中國的新政策,我們稱之為雙碳,碳達峰和碳中和。這表現了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堅定決心。

今年9月22日,習主席表示,中國將停止在海外建設燃煤發電廠,表明出中國對碳中和的堅定決心。

關於碳中和的含義和影響,將會有若幹個有潛力的解決方案,例如減量、產業升級、節能減排、消費側電氣化、回收(例如塑料循環),還有氫氣或零碳能源替代。

最近發改委正在製定降低能源消耗的新政策,所有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實行“一企一品一碼”,這意味著中國已經在開始行動。

綠色化學與“氣候中和”目標 部分精彩對話

Otto Linher 先生:

Tatiana,什麼是安全和可持續的化學品,我們在未來應該朝什麼方向發展?

站在非政府組織的角度,你認為在什麼情況下應繼續使用危險化學品?危險化學品是否有必要?在什麼情況下應該允許使用,在什麼情況下應該逐步淘汰?

Tatiana Santos 女士:

目前首要解決的迫切問題是生產和消費,也就是要減少化學品的總體消費和生產,其中也包括塑料。

我們不能忽視這種趨勢,但也不能忽視一個事實,就是我們無法解決目前這種程度的汙染。因此,我們需要想辦法來提高質量,而不是數量。

我很高興聽到龐先生說,這也是中國現在的舉措。我們必須抑製生產,這是一個非常緊急的措施。

隻有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才能談論新化學品的問題。安全和可持續的概念是新化學品的關鍵。意思非常明確,安全意味著對人類健康沒有傷害,可持續意味著對地球沒有傷害。

這非常符合綠色化學原則,意味著化學品是可生物降解的,可重複使用,可回收,碳中和,不需要大量的原材料、能源和水的消耗。

我認為這些方麵都是關鍵,也與氣候和循環經濟的目標一致。但我也想從我的角度,就安全和可持續性被視為對立的概念發表一些看法。對我們來說,這兩個概念是相輔相成的。

如果不安全,化學品就不是可持續的,反過來說,如果化學品不是可持續的,我們就不能認為它安全。

幸運的是,在歐洲,政治層麵達成一致,認為這兩個目標相匹配,去毒和脫碳目標同等重要。因此,我們不要盲目地認為大多數情況需要妥協。

我之前說過,化學品汙染與氣候和循環經濟是相互聯係的。所以危害水、空氣和土壤的化學品也會危害循環經濟和氣候。因此,我們可以設定一個更遠大的目標,找一個能共同達成三個目標的方法。

Otto Linher先生:

Joel,在你看來,什麼樣的化學品是經過設計安全穩定的化學品?你參與了許多替代轉型項目,能不能給我們舉一些例子,行業在改變流程以實現安全和可持續性方麵有何作為? 

化工行業在未來幾年內最大的潛力是什麼?

Joel Tickner先生:

我認為正如Tatiana所說,我們麵臨的挑戰不是妥協,而是創新。

我們要設計安全和可持續的化學品。可持續化學品的定義,即毒性較低、能源密集度較低、資源消耗較少、從生產到使用和處置更符合循環的化學品。

但這不會僅適用於設計階段,還需適用於應用、使用和處理階段。實際上,我們已經努力想要建立一個由來自政府、行業、非營利部門和學術界的利益相關者組成的一個尖端小組,以幫助確定願景、原則和可衡量的標準,確定安全和可持續設計的方向。

這個設想作為第一步,對可持續化學研究行動至關重要。我們還需要在發展方向上保持一致,不僅是30年後的願景是什麼,還要有可衡量的中期步驟來實現這一目標。這會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那麼最大的機遇在何處?我們應該考慮使用可再生純淨原材料的開發新分子,創造未來的可調節分子,利用我們在化學設計方麵的知識,例如在製藥部門,利用我們關於毒性的知識來合理地設計未來的分子。

當下的分子在設計時考慮了性能和成本,沒有考慮到環境的可持續性。因此,未來設計這些分子時,不僅要考慮成本和性能,還需要考慮環境和可持續性。這樣一來我們設計的分子進入生產係統後,才會有更少的汙染,更少的能源消耗,所製造的產品更符合循環,但一切都要從基礎的設計階段開始。

因此,我認為綠色化學方麵會有一些非常好的機會出現,隨著數字化和大數據的出現,可以開始設計更好的分子。我可以舉個例子,美國的一家塗料公司威士伯正在尋找BPA的替代品。BPA是非常好的罐頭內側塗料。

他們回去看了看基礎分子,然後說,我們能不能設計出有BPA性能但沒有毒性的東西。然後他們重新設計了分子,設計了分子的內分泌活性,設計了一個可以放入相同生產係統的分子。

合成生物學領域就出現了很多這樣的做法,例如Zymergen就基於生物學設計分子。化學家可以思考,我如何利用這些通過自然過程設計的有趣分子,創造更安全和更可持續的化學成分。

還有很多很好的例子,但目前還是有投資問題,與完善現有化學和提升製造能力所投入的資金相比,投入到綠色化學的資金是微不足道的。

因此政府和投資界必須重新考慮他們的方向,就像他們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麵所做的那樣,這將需要對經濟進行大規模投資,重新思考我們做化學的方式。

Otto Linher 先生:

龐先生,在你看來,什麼是安全和可持續的化學品?能否舉例說明中國化學工業界在哪些方麵實施了變革?

還有同樣的問題,你認為我們中國化學工業界在安全和可持續化學品方麵的最大投資潛力在何處?

龐廣廉 先生

中國在過去的幾年裏確實采取了嚴峻的措施來打擊汙染化工廠的產能過剩。

在過去五年中,超過30%的中型和小型化工廠被關閉。例如,我們關閉了近370萬噸產量的碳化鈣工廠,1.4億噸產量的牛油煉製廠。這樣看來,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因此,安全和可持續的化學品意味著,首先能源應該是一種清潔能源。正如我提到的,能源供應不再是煤炭,而是逐漸轉向天然氣,甚至是可再生能源。這是能源方麵。

第二,關於原材料,我們應該保證原材料來源很好,比如說生物來源。這是中國未來要遵循的一個非常好的方向,比如可降解塑料薄膜。現在我們在中國做得非常好。這是材料方麵。

此外,關於工藝,我們遵循環保生產過程。我們給製造商認證和標準,每年都會羅列幾百個這樣的化學品生產商,稱他們為環保生產商,並認證他們是真實性。

還有物流,要保證不會帶來大量汙染。最後,是廢物處理。也許稍後可以做一些解釋,比如塑料循環。我們正在密切關注廢物回收,以保證中國的循環經濟。

在今年年初,中國重新發布了循環經濟法,在各方麵給出不同的方向。循環經濟法現在在中國非常重要。近幾年如果你來過中國,就會注意到,北京和上海的城市都非常幹淨,比前幾年好多了,現在真正做到了清潔城市,同時遵循一些關於無廢物城市的政策和準則。

中國是化學品的生產大國。去年中國占全球化學品和生產銷售總量的40.6%以上,到2030年,將占50%以上。

所以我們會密切關注未來安全化學品的生產和銷售。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正在采取非常嚴格的措施,關閉落後的、汙染環境的化學品生產商,從而確保完整的、生產過程清潔的、安全可持續的化學品生產。

這是新的方向,正如我提到“十四五”規劃,我們確實高度關注了化學工業的高質量發展。

也許我可以舉一些例子,從最初產品的設計開始,比如對於PVC生產的催化劑,在過去,我們依賴碳化鈣進行加工,而且消耗了大量的汞,但現在被低汞甚至無汞的催化劑所取代。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中國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相信在未來,中國將成為最大的化學品生產國之一,並在所有的化學品生產和處理方麵都遵循綠色工藝。


點擊進入CRAC-HCF 2021 大會官網觀看更多精彩內容

想了解更多法規相關,請聯係我們
電話:0571-87007555
郵箱:customer@reach24h.com
相關新聞
CRAC-HCF 2021 技術解讀:歐盟化學品法規的2.0時代即將來臨 2021年11月9日
CRAC-HCF 2021:歐盟化學品管理局ECHA及英國主管機構分享化學品管理最新動態及應對方法 2021年11月15日
CRAC-HCF 2021:未來各國化學品可持續發展的方向在哪裏? 2021年11月16日
第15批SVHC的4個物質進入公共谘詢階段 2016年3月18日
歐盟SEAC和RAC就甲醇,D4,D5限製及三氧化鉻使用授權公布意見 2016年3月18日